当前位置: 首页 未分类 正文

2022英语新课标被指总目标模糊不明确

admin |
28

2022英语新课标被指总目标模糊不明确

义务教育英语课程标准是指导全国英语课程教材、教法的总方向标,如果总体英语课程目标模糊不明确或者方向不正确,那么最终的教育成果很有可能是事倍功半。

最近,湖南一位从事多年英语教学研发工作的钱一教授直接指出2022版义务教育英语课程标准持续存在总目标模糊不明确的问题。

(图为2022年英语课标总目标)

据悉,钱一早在2017年的一次教学研究中,意外发现全国《义务教育英语课程标准(2011年版)》(以下简称2011年版)第四部分实施建议第三项教材编写建议(一)思想性原则,“教材选材要从学生的实际出发,深入浅出,寓教于乐,既要有利于学生了解外国文化的精华和中外文化的异同”。其中“异同”二字在97%以上字词典中有两种解释:1.相同之处和不同之处; 2.不同之处,分歧。那么全国义务教育英语课程标准(2011版)中,“异同”二字的具体定义到底是“相同之处和不同之处”还是“不同之处,分歧”呢?钱一认为做为全国课标中的思想性原则,不应该存在模棱两可、不明确的定义。

(图中2022版英语课程标准将此处已删除)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六条:“行政机关应及时、准确地公开政府信息。行政机关发现影响或者可能影响社会稳定、扰乱社会管理秩序的虚假或者不完整信息的,应当在其职责范围内发布准确的政府信息予以澄清”。“异同”二字,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六条规定的“不完整、不明确、模糊信息”,行政机关应及时、准确地公开政府信息。

钱一于2021年10月20日,向国家教育行政主管部门在线提交了3封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要求公开“异同”二字在2011年版中的具体定义。2021年10月29日,该部门政务公开办公室回复:信息不存在。

(图为国家教育行政主管部门回复)

事关全国3亿多中小学生的英语学习,钱一较起了真。2021年11月8日,她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以下简称信息公开条例)第二条和第六条有关规定,以该部门不依法履行政府信息公开规定法定职责已构成违法为由,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今年3月,法院判决,该申请构成咨询,驳回起诉。

(图为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裁定)

钱一认为:就算是构成咨询,从申请日到现在,已达半年之久,没有任何部门、任何专家通过任何途径答复申请人的咨询内容,钱一只能感叹:某些英语学术专家的后台真的够硬气,也许申请人卑微,只是全国数百万英语教育教研工作者中的小小一员,不能为事关全国3亿多中小学生的英语学习问题发出质疑,更不值得被教材专家和国家教育行政主管部门回复。

钱一作为一名邵阳人,有着湖南人典型的心忧天下,又敢为人先的气魄和血性。这一事件在上级有关部门如此置之不理的态势下,钱一随即又以一审法院没有依法采纳有效证据、认定事实不清及使用法律错误为由向北京高院提出上诉。

(图为钱一向北京高院的上诉信息)

新课标发布当日,即2022年4月21日,钱一到国家教育行政主管部门持续申请提交2022版英语新课标总目中“异同”二字的具体定义,结果发现:

(图为网页提示信息)

有好心的网友告诉钱一,可以通过信息公开条例里面直接发送邮件的办法。(因为钱一一直致力于学术研究,不懂法律,通过上前不久“湖南弱女子怒怼国家教育行政主管部门信息不公开”一事,得到了广大网友的关注与支持,在这里钱一要感谢广大网友献计献策,更有一些律师主动联系钱一,在这里钱一也表示真心感谢)

同时,钱一将因为“异同”二字的信息不完整、定义不明确,已导致全国近3亿中小学生现行使用的27套义务教育英语教科书在教材内容方面出现严重科学性错误,其中北京师范大学编写的英语教科书存在的9大问题(分别是思想性原则指向方面、方法论导向性方面、插图图文方面、相关学科横向配合方面、英语语言本质方面、结构设计方面、教学方法方面、系统性方面都存在严重的教材内容科学性错误,实证材料61页)寄送至指定邮箱。

(图为将上述材料发送至指定单位的指定邮箱)

从发送日至今,近一个月时间,钱一多次催促北师大相关教材编写负责人王老师,均无任何回应。钱一不得不佩服,北师大的英语教材专家真的牛,到底谁该为教材内容英语课程目标模糊不明确或者方向不正确不作为负责任?全国3亿中小学生使用的英语教科书出现9大教材内容科学性错误不值得被回复?还是只能理解为钱一身份卑微,不入北师大英语教材专家的法眼?不入北师大英语教材专家的流派?

(全国义教英语课程标准由北师大出版集团提供)

2022版新英语课标总目标事关重大,指挥着此次新一轮英语教科书修订的总方向,关系全国近3亿中小学生英语学习问题,双减不是减少时间,减少作业,不是从表面上下功夫!科学合理的教材内容、教学方法才是落实双减的最直接有效的关键路径,火车头方向错了,后面车厢都跟着出错,因为2022版新英语课标总目标模糊不明确的背景下,如果使得新修订的英语教科书内容继续偏离了正确的指导方向,进而导致学生英语学习持续收效甚微、劳民伤财、苦不堪言。那么这一切,到底应该由谁来为今天的低效承担责任?义务教育英语教科书的编写与审定不能再闭关自守、闭门造车了!出版社及相关教育行政主管部门是否真正重视从教育的本质、教育的源头、教材内容从而真正实现“双减”目标,又在直面问题之后,钱一教授对于2022版义教英语课标有问题的中恳的建言和举措,有关部门是否会作出合理的回应?大家拭目以待。

 编辑: 佚名 

声明:原创文章请勿转载,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